一时间,苏夜的院子前门庭若市,无比拥挤,足足堵了上百人之多,都是完完冲着一剑山河破来的。

   只可惜,苏夜的院子门却是始终都没有打开,让的这一路而来的人只能守在外面,却没办法进入其中。

   这让一群帝宫天才反而愈发着急起来,见不到苏夜,他们怎能甘心,他们可都是奔着这一剑山河破的武技来的。

   “苏夜兄,可否赠予一本一剑山河破的武技,我等对您定然感激不尽啊!”

   “苏夜兄当时不是还有好多本没送出去的吗,为什么现在不送了!”

   不少帝宫天才看到苏夜压根不出,有些着急起来。

   “不就是一个武技吗,这苏夜反倒是摆谱起来了,两天都不出门,真把我们当乞丐了,想施舍就施舍不想施舍就不施舍的?”一个天才不满的说道。

   “闭嘴,如果苏夜兄不出面,就都是你这种人的原因!”

   要是放到平时,其他帝宫天才或许会附和,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。

   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这一剑山河破的水准,知晓倘若可以得到这种武技的话于他们而言帮助多大,怎么能容忍其他人在旁边捣乱。

   一时间,这想着结合众人声讨苏夜的人,立刻被淹没在众多口水当中,彻底没了话音。

   苏夜现在则是坐在屋内,没有任何打算出面的意思。

   裴紫绮舞台风写真曝光

   叶忧莲帮助苏夜端好茶水,一如既往的冷淡如霜:“少主,这院子外守着那么多人,您当真不去看上一看?”

   “不着急,再吊他们些时日。”苏夜问道。

   叶忧莲想不太通,他很担心再吊一些时日,恐怕真把这些人吊没了胃口,这些人就索性走了。

   苏夜看的出叶忧莲的心思,笑呵呵的道:“忧莲,我知道你的想法。不过,越是容易被人得到的东西,就越不会被人珍惜,就像是之前,我们把这些武技分成一百本送出去,都没人要,不是吗?”

   叶忧莲不可置否。

   “虽然只送出去十几本本也在我的计划范围之中,但事实便就是如此。你送的东西没人会要,大家都会有一定抵触和防范的心里。现在也是一样的道理,我这门一剑山河破的武技价值连城,如果我这么出去,所有人都只当我这武技不值得一提,到了那时,每个人都可以在地玄塔有所突破,谁还真正意义上感谢我?”

   “到了那时,我这武技便也就不值钱起来,这不是我想看到的事情!”

   苏夜笑了笑,而且,如果不单独指导,那么快让人在地玄塔上有所突破,他也做不到。

   “你放心吧,时间越长,人只会越来越多。等人数达到差不多上千人时,再向我说下。”苏夜自信讲道。

   叶忧莲轻轻点头,眼睛透过窗子看着外面,神魂覆盖而去,想要印证苏夜所说到底是真是假。

   很快,叶忧莲就发现,苏夜所说,堪称完美!

   她原本担心的人数会逐渐减少根本没有发生,反而是如苏夜所言的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。

   而且这个数量似乎完停止不下来了。

   原本苏夜的院子前是门庭若市,现在的话,恐怕就得用水泄不通了,完完排成了一条长龙。

   而这院子外,一众队伍正看着如此一幕。..

   “宫主,这苏夜还真有两把刷子啊。”灵越圣女忍不住噗嗤一笑:“我原本都以为苏夜必败无疑了,没想到,现在竟然改变成如此局面了。就连那些修炼了游龙十二剑的弟子,似乎都很快往这边跑了。”

   秦凝看着此处,也是唏嘘感慨:“苏夜这个小子,便是我都没想到。呵呵,你能喊我宫主的时间可不多了。灵越,好好想着如何与我共同辅佐苏夜这小子吧!帝宫未来,或许便在他的手中!”

   ……

   秦凝知道此事,陈长老和叶修,自然也对此事了如指掌。

   正是因为如此,两人现在面色难堪,完坐不住了。

   “可恶,可恶啊。”陈长老怒声喝道:“这个姓苏的小子!”

   叶修尴尬的道:“这个姓苏的家伙那门武技有何厉害之处,我赠送的游龙十二剑也是高阶法师武技啊!”

   “但这小子可以让人短期内在地玄塔有所突破,这才是关键!游龙十二剑能吗?”陈长老寒气逼人的道。

   叶修浑身一顿,不禁也是咬了咬牙关。

   他自然也知道事情核心关键原因是什么。

   正是地玄塔。

   几天的时间,游龙十二剑恐怕连入门都做不到,更别提是学习此武技,去在地玄塔大展神威了。

   “这个小子是怎么做到的,什么武技可以这么快对人做出如此巨大的提升!”叶修想之不通。

   “是‘指点’。”陈长老还是聪明的很,一瞬间抓住了重点:“此子多次强调会亲自指点于学习一剑山河破的人,想来问题根源就在这!”

   “我们也可以指点啊。师傅,要不您亲自……”叶修忍不住道。

   “蠢货!”

   陈长老寒声道:“我站出来指点他人,于你有何好处?他们只会更加把你当成废物而已。而且,这一剑山河破乃苏夜小子自创,我们手中有何自创的武技,既然不是自创,想利用指点强压这小子一头,怕是天方夜谭!”

   叶修不禁着急起来:“那,那我们要如何是好?”

   他现在已经彻底没了法子,本来已经觉得胜券在握,谁知道战局变化竟然如此迅速!

   陈长老揉了揉眉毛:“这个小子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现在这些,他的名气已经彻底展开,想要压他一头已经不太容易了。既然如此,便就送武技,继续送高阶武技,以你的名义!这次送五百本!”

   话罢,陈长老一握拳头,心都在流血。

   五百本武技,他这是冒着被长老会质疑的风险。如果真那么好送,这高阶法师的武技早就公开了。

   但现在,为了和苏夜争夺,他已经在所不惜了!

   一口气送出五百本武技,他倒是要看看苏夜如何招架应对!

   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