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说苏绵都算是自己的小妹妹,只要不伤害到沫沫,怎么都可以吧。

冷挚看着眼前的兄妹两个人,多少有些窝火,冷冷的说道:“我明天的飞机离开这里。”

“冷挚哥哥,你在陪我一天好不好?”

苏绵听到冷挚要离开,赶紧起身,看着眼前的冷挚,楚楚可怜的模样,但是心里却有一阵讥讽,她都已经这个样子了,可是冷挚还是没有想要留下来陪自己的打算。

明明就是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不知道强生的留在身边有什么用。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放不下他呢。

冷挚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决定在这里多陪苏绵一天。

白沫沫在王妈的照顾下,缓缓的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担心自己的白竹风,有些内疚的说道:“竹风……有害你担心了。”

“和我还说这些,小心我揍你。”

白竹风差点哭出来,忍着心中的苦涩,笑着和白沫沫说道。

她没有去问白沫沫出了什么事情,从墨景书的调查来看,应该是因为感情的问题。

等着白沫沫醒来的时候,手机已经放在了原来的位置,沫沫伸手去拿手机,看到第一个通话记录的时候,有一丝的嘲讽,她轻轻动动手指,将这个通话记录删掉。

不管哪个人谁,都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,只是冷挚,你要我如何是好。

清风舞长发清纯美女唯美写真

白竹风看着沫沫似乎有些走神,自己是揪心的疼,为什么上天不能好好的待这个温柔善良的人。

“沫沫……你饿吗?”

白竹风在给自己找话题,就是不想看到白沫沫现在这么难过的样子。

“不饿,竹风,明天我们找小蝶出来吧,上次的那个项目我也知道进展到什么程度了。”

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白竹风度快要忘记那回事了,现在被白沫沫提起来,却有一些的奇怪。

“你不说我都忘记了。”

白竹风淡淡的说道,心里想着也是,趁着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,尽量的步入一个正规,这样的话就不用在担心了。

“沫沫,我在找卓夏来看你看看,确定你没事,我才能放心。”

白竹风有一些担心的说道,的确是,白沫沫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不会说出来的。

“竹风,不用担心,我没事的,我现在忽然有了一个想法,我想把以后的重心放在哪个项目上,我不想去大学上课了。”

白竹风听到都快愣住了,都知道白沫沫喜欢大学的那份工作,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。

面对白竹风好奇的目光,白沫沫也给出了解释:“我不想这么单一的活下去,我也想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,我也面对新的领域,看看自己是不是也可以适应。”

其实白沫沫是不想回去,也是在现在,白沫沫想丢掉以前的事情,从新做自己。

感情不是唯一的出路,工作也不是唯一的生活条件,白沫沫想着把卓伟从学校接出来,这样的话,自己就有更多的事情就去陪陪家人了。

“沫沫,你确定吗?你知道的,那个没有大学生活稳定的。”

白竹风有些担心白沫沫忽然做的决定,但是看着白沫沫似乎并不是很在意,也不愿在多说什么。

“对,我要有一个新的开始,我也想改变我自己。”

白沫沫心里已经有了打算,只是要怎么去做而已。

“好,不管你愿意去做什么,我都会支持你的,但是不管在什么时候,你都要学会去照顾自己,不然我第一个不答应的。”

白竹风好担心,一脸的焦虑,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不知道白沫沫现在的想法是什么,但是却明显的感觉到了白沫沫的不一样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白沫沫拉着白竹风的手,两个人‘噗呲’一声笑了出来,想到以前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,也是这个样子,多少年了,想想都会觉得感叹。

白竹风并没有在白沫沫的房间带的时间长,她出来的时候,走到了自己的卧室,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就给蓝蝶打电话。

蓝蝶整个宁炘在她的公寓里面,看到白竹风的蓝蝶,本来是想挂断的,但是宁炘却打手势,示意不要去挂断。

她不情愿的接起电话,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:“竹风,怎么了?怎么好好的想起现在给我打电话了呢?”

“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了,你明天有时间吗?沫沫在我这里,我们明天聚一聚吧。”

白竹风笑着说道,虽然墨景书不放心自己出去,但是现在也没有当初的那么严格,每次自己出去的时候,后面总是会跟着一些小尾巴的。

“好啊,你说什么地点,时间,我明天一定到。”

蓝蝶是在想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白竹风没有什么关系,毕竟白竹风也是受害者。

“那我等一下把时间地点发信息给你。”

白竹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这个地点其实是一个很安静的咖啡厅,一般的人不会来,这个也不对外开放,是墨景书一个朋友的。

白竹风之前也比较喜欢这里,现在觉得带着他们都来看看。

等着蓝蝶挂断电话之后,宁炘看着蓝蝶,嘴角露出一丝不明的笑意。

“我不管你想怎么样,你都不能动竹风。”

蓝蝶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给白竹风带来伤害,现在白竹风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可爱的宝宝。

“这个我可不能保证,小蝶,难道你就不想看见妈妈吗?你既然说妈妈没有死,那么墨家老宅的那个很有可能就是妈妈?”

蓝蝶不想再让白竹风和墨景书牵扯到这些事情,明明是上辈子的,已经有两个人在难受了,现在难道还要在有人陪着一起难受吗?

“我就是不知道,所以我现在也很纠结,不要在问我这个问题。”

蓝蝶已经被这个问题打扰的好久都没有休息好,现在更是不知道所措,她的眉脚有一丝的疲惫之意,现在她不愿意过多的去说这个问题。

“对了,哥,现在青青怎么样了?”

本来宁炘是想把青青带来的,可是现在她还在恢复中,也不想再跑来跑去,所以就不过来了。

“还好,现在她已经能看到模糊的的东西了,我也问了一下,还需要一段时间去恢复的,能恢复了我自然很高兴,如果不能,我也不伤心。”

宁炘第一次说这种话,都快把蓝蝶吓到了,她呆呆的瞪着看了半天,觉得眼前的人还是宁炘,深呼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哥,其实你的心已经被青青影响了不是吗?”

宁炘没有回应,因为的确是,但是这个并不意味着自己会放弃仇恨。

“小蝶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我会尽可能的不干涉墨景书和白竹风,但是墨氏是我的工具,我也不想你干涉我的事情,青青后天要去复查,我要跟着去,南区的项目,你要给我盯着,这个我必须拿下。”

南区现在要准备修建大学,住宅区,以及一些医院什么的,是一个比较大的项目,这个项目也有很多人在抢。

宁炘的公司只是一个新公司,要拿到这个的几率本来是比较小,但是如果拿到的话。第一就是给自己造势,这样的好机会宁炘怎么可能错过呢。

“我不懂这些。”

蓝蝶不想再去关他的事情,只要他自己觉得能做好就行了。

“你是不懂呢,还是不想帮我的呢,陆成铭这次也在和我挣这个地方,我的要求不高,只要把陆成铭的低价给我,墨氏的我会自己找的。”

宁炘淡淡的说道,这种小事情还是蓝蝶轻轻松松就做到的。

“抱歉,这是你的事情,不归我管,你要问你自己问去啊,你也可以自己打电话给他,要不要我给你电话呢?”

蓝蝶说完就拿起自己的包,转身准备走出去,却忽然被宁炘拉住了,蓝蝶有些烦躁。

她甩开了宁炘的手,不悦的说道:“这种事情,我相信靠着你的小聪明,你恨快就能拿下,但是我不希望你在给仇恨蒙蔽了双眼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宁炘否认到,可是自己有些心虚,的确是一直在复仇的路上,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。

“你没有最好,如果青青知道这些,你觉得她会怎么样呢?”

蓝蝶开口说道,单着几分的威胁,却让宁炘听着那么的不舒服。

“小蝶,到底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呢?”

宁炘发现现在的妹妹,自己都不认识了。

“没有什么让我改变,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,可以复仇,我也想报仇,但是报仇不是不择手段。”

她深有体会,也不想在给墨景书他们造成什么麻烦。

“我告诉你,不要拿青青来威胁我,她是除了你之外对我最重要的人。”

宁炘的眼睛里冒出一丝的亮光,他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和青青说,但是还会告诉她一部分的。

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哪里,自己可以完的放松下来,而且不用去担心这些问题,因为在哪里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样,他也只有月青青。

“我没有威胁你,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,我只是不想看着你走错路,做错事,我今天不想和你说这些问题,你自己也好好想想吧,你还是把青青接过来吧,她一个人不方便。”

蓝蝶想有青青在,或许会好一点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