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离一开口,前台小妹顿时拉长一张脸。

   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自觉的,自己什么身份没点数,竟然还想跟精武会的人抢房间。

   这种普通人,给他开个标间就不错了。

   “对不起,人家赵先生预约的,请不要打扰我工作。”

   赵刚笑笑,看向宋离。

   “宋离,你知道不知道他们是谁,竟然还敢故意抢房间。”

   “我不管他们是谁,总之我先来的,凭什么不给我房间,崇洋媚外也该有个限度吧。”

   前台小妹一脸不满,怼道:“谁崇洋媚外,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,的确是赵先生先预约的。”

   宋离冷笑,盯着前台小妹。

   “好啊,把预约记录给我看看,如果是真的,我道歉,连他们的房费都包了,如果拿不出,对不起,房间必须给我。”

   宋离很强势,丝毫不让。

   两个老外相当不满,小声跟赵刚抱怨。

   迷你裙美少女酷夏打网球图片

   赵刚暗笑一声,添油加醋。

   “两位裁判,这位是飞扬武馆的no.1宋离,他说你们是洋鬼子,让你们滚蛋,不要跟他抢房间。”

   赵刚全程英文,自以为宋离听不懂。

   老外气的火冒三丈,暴跳如雷。

   “滚蛋,欺人太甚。”

   宋离听的一清二楚,却懒的解释,裁判又如何,还能明目张胆帮着作弊不成。

   “预约记录呢,拿出来看看。”

   前台小妹哪有记录,尴尬万分,恰好酒店经理带着保安路过,她连忙挥手,喊道:“张经理,这里有人闹事。”

   张经理闻言,带着保安过来。

   他先是跟赵刚打了一声招呼,问道:“怎么回事,谁闹事。”

   前台小妹一脸委屈,楚楚可怜。

   “张经理,他非要抢豪华套房,明明是赵先生预订的,我不给,他就闹事,还说我们不讲道理。”

   张经理噢了一声,看向宋离。

   “对不起,我们酒店不欢迎你,请你们出去。”

   宋离笑笑,纹丝不动。

   这个张经理牛逼的很,不分青红皂白,听信前台一面之词,竟然开口就要敢自己走。

   “张经理,我说过,只要拿得出预约记录,我自己走。”

   “好大的口气,你是谁啊,凭什么让你看,也就是我们前台好说话,换成我,直接让你滚蛋,人家赵先生什么身份,你跟他抢房间,你配吗?”

   赵刚得意万分,指向宋离。

   “张经理,你可千万别小看他,飞扬武馆的老大,明天还要跟我们打决赛呢。”

   “什么狗屁飞扬武馆,没听过,就凭他们,还想打赢你,做他的春秋大梦吧,保安,把他们赶走,别耽误赵先生入住。”

   保安得令,伸手就推宋离。

   宋离高举双手,后退两步。

   “张经理,你会后悔的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把他们赶走,这件事就算了,否则,后果自负。”

   张经理心中一阵好笑,冷嘲热讽。

   “怎么,想打人啊,现在是法制谁会,来啊,只要你敢打我,分分钟让你关在里面出不来。”

   张经理很欠揍的拍拍脸蛋,一脸不屑。

   宋离倒也没有动气,带着众人走到休息区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

   张经理追过来,怒火中烧。

   “你们聋的嘛,我让你们出去,不是坐在心里休息。”

   宋离毫不理会,打通南宫不败手机。

   “南宫兄,你是不是忘记帮我预约了,前台查不到记录。”

   “噢,对,你瞧我这记性,光顾着东方主管的事,我现在就给张经理打电话,你等我一会。”

   宋离挂断电话,笑咪咪的看向张经理。

   张经理被看的心中发毛,浑身不自在,这人刚才喊南宫兄,在南汇叫南宫的可不多,全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。

   果不其然,一分钟后,张经理手机响了。

   “张经理,我是南宫不败,我有个兄弟要住酒店,你安排三个总统套房给他,叫宋离,好好招待他。”

   挂断电话,张经理全身巨震,额头满是冷汗。

   “那个,请问,你是宋先生吗?”

   宋离起身,摇了摇头。

   “我不是,你们庙大,我们不住了,沐雪,武馆主,我们走吧,南汇酒店多的事,我去找个愿意把我当上帝的。”

   张经理一听,吓的魂飞魄散。

   南宫少爷的兄弟,亲自留的总统套房,他要是不住,自己还不被扒层皮,死路一条。

   张经理二话不说,拉住宋离的手,不顾颜面,跪倒在地。

   “离哥,我错了,您别走,您要是走了,我就完蛋了。”

   宋离笑笑,不为所动,转身就走,只是走的极慢。

   张经理一路跪过去,痛哭流涕。

   “离哥,别这样,我改,我现在就改,我现在就把他们赶走,绝无半点怨言。”

   张经理突然来这么一手,全场震惊。

   尤其是前台小妹,更是吓的脸色惨白,瑟瑟发抖

   张经理可不是一般人,酒店老总的亲戚,平日里耀武扬威,任何人的面子都不给。

   他竟然下跪了,态度还如此谦卑。

   宋离究竟是什么人,竟然有这么大能量,自己刚刚的罪过他,死定了,他不会放过自己的。

   不多时,张经理过来,一脸的怒气,对着小妹就是一巴掌。

   “贱人,挑拨离间,故意搬弄是非,你是不是不想干了,赶紧给我安排总统套房,要三间,还有这两个老外,取消他们的房间。”

   小妹不敢吱声,只能照办。

   赵刚有些纳闷,疑惑道:“张经理,怎么回事,你让我们走,总得给个理由吧,我们精武会也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   张经理一脸苦逼,看向赵刚。

   “赵先生,你就别为难我了,南宫少爷亲自打电话,他才是老总,我能怎么办,要不,你找南宫少爷问问。”

   赵刚恍然大悟,他只是没想到,这家酒店竟然也是南宫家的,由此可见,南宫家的势力极大,隐藏着极多的产业。

   胳膊拧不过大腿,赵刚懂这个道理,只能解释一番。

   “两位裁判,宋离找了很硬的关系,非要把你们赶走,我也没办法,只能麻烦你们换一家酒店,我们走吧。”

   老外怒气冲天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跟着赵刚走。

   三人走到宋离面前,老外竖起中指,来了一句国骂。

   宋离笑笑,回敬一根中指。

   等到赵刚走远,周沐雪哈哈大笑,看向宋离。

   “宋离,怎么那么大火气,你不怕得罪裁判啊。”

   “怕什么,他们要敢乱来,我连他一起打。”

   众人有说有笑,走向总统套房。

   琉璃分到1507号房间,一人一间,她刚躺下休息,手机收到一条短信。

   内容不长,短短几个字。

   一个人来永旺咖啡厅,302包间。

   琉璃知道是谁发来的,打开房门,左右看了两眼,赶去赴约。

   二十分钟后,琉璃走进包间。

   里面坐着两人,正是蔡九和樱花。

   “岛主,你怎么到南汇来了?”

   蔡九淡淡一笑,示意琉璃坐下。

   “怕你复发,过来看看你,最近有没有头疼?”

   “没有,稳定的很。”琉璃回道。

   “听说你代表飞扬武馆参赛,我在新闻里都看到了,你不是要找宋离报仇,怎么反而帮起他来了。”

   蔡九笑的很灿烂,语气却略有不善。

   琉璃摇头,目光坚决。

   “岛主,仇要报,陆少爷的恩也要报,我自有分寸,绝对不会乱来的,我这么做,只是为了取得宋离的信任。”

   “我问你,宋离有没有和你提过他的武术来历?”

   “没有,他倒是问过我的来历,。”

   “下次问起,你就说自己是宗山武馆的弟子,馆主叫朱寿,我会给你办好手续,你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   琉璃上前,看向蔡九。

   蔡九左手捏住琉璃下巴,右手打了一个响指。

   “梦醒了,你是血玲珑,是我最忠诚的战士,听我号令。”

   话音落下,琉璃双眼通红,目光呆滞,仿佛失去灵魂一般。

   “是的,主人,我是血玲珑。”

   “记住暗号,不管比赛输赢,听到连续三下钟声,想办法把宋离带到水仙山庄,我会在那里等你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