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死金牌再怎样也不过是在辽南府这一块,毕竟这里归赵家管辖,一旦出了辽南府,免死金牌也就形同虚设。

最多有的官员或许会看在赵家的面子上有所宽容,但万一遇到跟赵家不睦的呢?

所以这块免死金牌更像是一把双刃剑,斩敌的同时也有可能伤了自己。

但是有天命之女这个名头可就不一样了,只要把声势造出去,有百姓信赖,哪怕是官府也要重视。

“届时为兄让人在各处给造势。”孔甲子双目放光,“赵五怕是想动,他爹也不会答应。”

陈果儿能不能保佑一方平安不重要,重要的是百姓们相信她,这一点孔甲子清楚,镇北王自然也明白。

大魏建朝也不过十几年,还有不少前朝旧人,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民心的稳定,而且陈果儿是天命之女对镇北王也并没有任何损害。

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只要动静不闹的太大,没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,镇北王就不会追究。

而孔甲子也无非是造点声势罢了,又不打算搞什么民间运动,更不是起义谋反,自然是不会威胁到镇北王的。

“除此之外,咱们的天女散花也可发展到各处,为兄手下也有些生意,届时我兄妹二人名利兼收,有何不可?”孔甲子笑吟吟的道。

这样一来,不光是陈果儿的危机解除了,对孔甲子也大大的有好处。

清纯吊带美女手拿蛋糕清新甜美写真

他的名下除了杂货铺、茶楼这些正当生意外,还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,是被官府所不允许的。

只要有了天命之女这个名头,他的很多事也会好办的多。

陈果儿则是眉头微蹙,她不喜欢这样,她和孔甲子的想法完全是背道而驰。

陈果儿想要让天命之女彻底消失。

而孔甲子是想让其更加壮大。

孔甲子也看出来陈果儿不愿意,淡笑着道:“其实这对只有好处,子平身份尊崇,富贵加身,岂是一般人能配得上的?届时只是一介平民女子,想嫁入王府岂非是笑谈?镇北王会答应吗?”

镇北王身为一方藩王,封疆大吏,镇守一方,能嫁进王府的,哪怕是妾,也至少是官宦人家的女子。

似陈果儿这等平民之女,想都不要想。

陈果儿垂眸不语。

孔甲子看出她似有松动之意,心中明了是关于赵九的那一番话打动了陈果儿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些发闷。

很快的,孔甲子将这些情绪掩盖过去,勾唇一笑。

“子平虽然势头正盛,但根基尚且不稳,他还要仰仗着他爹才行。”孔甲子淡笑着道:“一旦他为了和镇北王闹僵,对他并无益处,可知多少人觊觎着子平的位置?”

镇北王虽然器重赵九,但是他还有其他的儿子,一旦赵九不受管束,镇北王完全可以把给他的一切都收回去。

哪怕是赵九在朝堂上也经营了数年,一旦失去了镇北王在背后的扶持,怕是也要墙倒众人推。

陈果儿眸光微敛,神色更松动了一些,这些她倒是也考虑过,只是没想的太深。

第一,是赵九曾说过任何事都有他去办,让陈果儿不必操心。

第二,陈果儿也是想着脚踏实地,一步步来。

以后七郎学有所成,陈家的门第自然可以从农晋升到士,而且陈果儿也打算在这几年里把买卖做大。

到时候他们也是官宦门第,背后又有庞大的财力,自然能配得上赵九。

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需要时间,之前陈果儿以为她只有十三岁,还来得及。

天命之女这个名头虽然好用,但是隐患太多,她根本就没什么能力能保佑一方,这等于是骗人,是弄虚作假。

让一个唯物主义者去宣扬唯心论,这简直是讽刺。

陈果儿的心里始终有个坎。

以前是不得已,但现在……

“我还是觉得……”陈果儿摇头,却被孔甲子抬手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木已成舟,以为现在抽身还来得及?”孔甲子淡然道:“赵五会轻易放过吗?”

陈果儿眸光一紧,赵五这边确实是个麻烦。

一边的陈莲儿根本没听进去他们在说些什么,一来是她听不懂,二来她也知道自己在这事上帮不上忙,她能做的只能是尽量不添乱。

却也因此让她的心思都空出来,将孔甲子的一颦一笑都尽收眼底,原来他喜欢吃海鲈鱼,他说话的时候习惯先笑,他的唇下有颗痣……

与此同时,府城。

突如其来的锣鼓喧嚣声压盖了人潮声,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纷纷左右避让,有人认出来那是镇北王的车辇。

“王爷回来了。”

“镇北王回来了。”

四周的百姓们对着车辇指指点点,脸上都带着尊敬。

辽南府之所以能多年太平,完全是因为有镇北王镇守这一方,因此百姓们都很爱戴镇北王。

王府上,门房一路往里跑,扯着嗓子大喊,“王爷回来了,快去禀报几位夫人,王爷回府了。”

霎时间原本安静的王府霎时间鼓噪了起来,各方各院的夫人全部都对镜梳妆,翘首以待。

“翠环,看看我这个珠花戴好了没,还有上次王爷在京城带来的胭脂水粉呐。”

“上回王爷赏的翡翠玉凤镯呢,快拿来,王爷最喜欢我戴那只镯子。”

“父王回来了,赶快把这些日子写的字挑好的都拿出来,待会父王要考校功课。”

不到半个时辰,各房的妇人们全部打扮的花枝招展,齐齐从各自的院子里出来,一起前往大门口,迎接镇北王。

王府门口,各房夫人带领着丫鬟婆子,聚拢在一处,远远看上去一片繁花似锦。

女眷们在右,众多镇北王的子嗣们在左,奴仆家丁全部在后面。

熙熙攘攘的人群把整个大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“王爷这次从延州府回来不知道带来了什么宝贝,听说那里紧邻紫玉国,盛产羊脂玉。”七夫人不时的往外张望。

“羊脂玉?”一旁的二夫人冷笑了声,抬起皓腕,露出翡翠玉凤镯。

旁边几位夫人的目光立即投在二夫人手腕上,有人目带欣羡,有人撇唇妒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