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温浅愣了一下,连忙说道:“是我的,们……怎么找到的?”

“是这样,我们抓到了一个惯偷,从他身上搜出来的,根据您里面的证件这才找到您!东西还给您,下次要小心!”

“哦……谢谢!”

警察把钱包还给温浅之后,还拿了一个表让温浅登记了之后才离开,一切都看上去十足的公式化,在警察走后温浅开门进屋,看着手里失而复得的钱包不由笑了笑,她可不会相信那个警察的那套说辞,不用想,一定是约翰,因为他一直跟在她的身后……

她还真是大意,要是约翰不在,她所有的证件又都在钱包里面,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呢!

犹豫了许久,温浅最终还是拿出手机,对着那串熟悉的数字发了一条短信:谢谢!

另一边,约翰接到温浅的短信,整个人都愣住了,许久,约翰不仅没有什么心虚的样子,反而勾了勾嘴角,果然不愧是他的浅浅,聪明的浅浅!

温浅继续着她的旅行,约翰也继续着他的追随,他们彼此都清楚对方在做些什么,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揭穿!

她走,他追……

在温浅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,总有约翰的影子……

他们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但这却急坏了某人!

七里香少女雨后清新唯美空灵写真图片

温言气急败坏的对着电话吼道:“约翰!小子赶快给我回来!那么多工作,是要把我当牲口用吗?”

约翰挑了挑眉:“是吗?可我明明记得昨天某人还流连美人乡!”

“我……”

没等温言再说什么,约翰就挂断了电话,只因温浅坐上了计程车,他不能跟丢了,至于温言,不在约翰的考虑范围之内!

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,温言顿时爆了句粗口,愤愤的跺了跺脚,他又被这小子给耍了,当初说好的出去一段时间,一段时间,现在都多久了?多久了?

“温少,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!”

“Shit!”

“啊?”

“不是说……对了,们总裁出走多久了?”

出走!

助理的额头上顿时画出了三道黑线,用“出走”这个词真的好吗?

虽然心里这么想着,但他们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,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道:“温少,总裁已经离开三百六十二天!”

温言愣了一下:“那么精准!”

三百六十二天,也就是说还有三天就满一年了?

脑子里得出这个结论,温言越发的暴跳如雷了,靠……他竟然给那家伙当了一年的苦力!不对不对,重点是那家伙竟然一年了还没有把温浅拿下?

不行不行,这样是不行的,为了自己的终身“性”福着想,温言觉得自己必须给这两个温吞温吞的人加点火!

温言玩世不恭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,以他多年流连花丛的经验来说,对付女人,最好用的只有两招,强势推到和苦肉计!

对付温浅,强势推到自然是不可以的,那么就只剩下苦肉计这一招了!

招不在新,管用就行……

……。

一年的时间,温浅的足迹基本上出现在了欧洲每一个国家的土地上,最终在七月的时候,来到了浪漫之都,巴黎!

面对法国的标志?——埃菲尔铁塔,温浅拿着相机不停的拍摄着,各个角度的埃菲尔铁塔,从底部,从侧面,从正面,每一个角度,温浅都没有放过!

“要是能从高处往下就好了!”

拿着相机自言自语的温浅,没有注意到迎面开来的车子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躲闪,然而下一秒,温浅只觉得一股力道强硬的扯开了她的身子,然而只觉得眼前一黑,一声闷响从头顶传来还伴随着紧急,刺耳的刹车声!

温浅的身子翻滚了两下终于停了下来,身上的相机早已不翼而飞,而她身下压着一个软软的东西:“约……约翰?”

“浅浅,怎么样?有没有事?”

“我……我没……”

车主也连忙跑了过来,说着一口巴黎腔的法语,忙不迭的道歉,温浅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,就看见约翰狠狠的揍了车主一拳!

“约翰,别打了,别打了!”

约翰的力道很大,三两拳,那个车主就已经挂了彩,他给温浅和约翰又道歉了好一通,还提出带他们去医院检查!

而实际上,由于约翰的反应较快,他和温浅什么事都没有,只是在地上翻滚的那两下,约翰紧紧的护着温浅,所以擦破了一点皮,温浅更多的是被吓到了,其他倒真的没有什么!

也许是看在车主的态度上,加上他们也确实没有受伤,温浅没有难为他,拉着想要杀人的约翰离开了!

而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,刚刚还一口巴黎腔的车主,顿时改用标准的英语对着电话那头汇报着什么……

约翰既然已经现身了,温浅也不可能当他不存在,而且一个男人冒着生命危险救,说不震撼也不可能,这种事情,在没有发生的时候,谁都会说,当一旦真正发生了,那就是两码事了!

保护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实在太难太难!

温浅把约翰带到了自己住的地方,拿出医药箱准备给约翰擦伤的手臂上药,约翰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定定的看了温浅好一会儿,然后把她紧紧的抱进了怀里,刚刚那一幕,约翰不敢想象,如果他不在身边将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?

还好……还好他跟在她的身后,还好……还好他没有真的让她一个人乱跑!

“约……约翰!”

“浅浅……吓死我了!”

约翰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,听得温浅一怔,这个男人面对死亡尚且不怕,现在怕的竟然是她受伤……

温浅的心里,一种被呵护的感觉油然而生,淡淡的笑了笑:“我没事,我们先上药好不好?”

约翰的擦伤很轻,就是破了点皮,连血色都没见,被他揍了两拳的车主伤的都比约翰要重,所以温浅也只是简单的给他清洗消毒了一下伤口!